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集團郵箱
 
精品長廊
電子音像
期刊雜志
分類書庫
教材展示
本版教材
代理教材
按出版社瀏覽
浙江人民出版社
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
浙江科學技術出版社
浙江文藝出版社
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
浙江教育出版社
浙江古籍出版社
浙江攝影出版社
浙江電子音像出版社
浙江省期刊總社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產品推薦 > 品牌圖書
品牌圖書
最后一場電影
浙江文藝出版社
作 者: 村上龍  出版時間:2013-02
ISBN:9787533935726
開本尺寸: 32開
定 價:26.00元
印 次: 1
編輯推薦
日 本 超 級 暢 銷 書 作 家
芥 川 獎 獲 得 者
與 村上春樹并 稱"雙村上"
"巖松看日本"欄目稱其為
"永遠三十歲"的 日本 傳奇 作家

作者簡介
村上龍:
  1952年出生于日本長崎,著名小說家,電影導演。
  1976年發表處女作《無線近似于透明的藍》,一舉奪得第19屆群像新人獎以及第75屆芥川獎,該作品尺度之大在當時引起不小的社會騷動,并掀起"透明族"風潮。作為一部彌漫著迷幻藥氣息的非常規青春小說,至今銷量已過350萬冊,是日本最著名的暢銷書之一。 1980年,作品《寄物柜嬰兒》獲得野間文學新人獎。2000年,長篇小說《共生蟲》獲得第36屆谷崎潤一郎獎,另有多部作品被改編成電影,獲得較大反響。
  在日本,村上龍與村上春樹被并稱為"雙村上"。相較于村上春樹作品中冷峻的批判特質,村上龍更多的是通過作品讓青年人理解人生的苦難,掌握認識世界的方法,自立并努力尋找未來。如果說,村上春樹的作品是偶爾凌厲的爵士樂,那么,村上龍的作品就是永遠年輕的搖滾樂。

內容簡介
  全書12個篇章,皆是由著名的電影命名(甜蜜生活、最后一場電影、視死如歸、藍絲絨、阿拉伯的勞倫斯、現代啟示錄、漫長的告別、憤怒的公牛等),作者細膩地描寫了屬于他后青春時期的自我意識。依然游走在社會邊緣,而這些電影參與了他的人生,激發他繼續活下去的動力。"我"跟不同女子之間身與心的愛恨糾纏貫穿全文,每篇末尾都會提到"我"看過的某部電影,而記憶的傷感之處就在于,時間的膠片一去不回頭,人生終是無法倒帶重來。
文摘
  走出影院時天際已開始泛白,我們正好趕上了頭班車,再穿過周日清晨靜謐安寧的街道,來到了我租住的公寓樓前。一路之上,我們倆都沉默著不曾開口,如今站在這棟木制的簡陋小樓面前,沉默仍未被打破,我們只是將眼前的建筑看作某種象征似的,目不轉睛地凝視了許久。畢竟剛剛從《納粹狂魔》的世界走出,深感無法自拔的我們似乎對所謂的"象征"意味最能產生共鳴。片刻之后,市川明美突然開口冒出一句"我回去啦",便頭也不回地拔腿就走,我慌忙趕上去想要送她到車站,但她卻逃也似的跑到路邊,揚手招停了一輛正好路過的出租車,等我趕到時只依稀聽見她對司機吩咐說"去橫須賀",那輛出租便一溜煙地駛遠了。頓感郁悶的我實在不想一個人呆著,干脆步行近一個小時,直接去了奇瘦女子那兒。
  
  時隔多年以后,我才重新回想起這個周日的清晨。當時正值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的決賽前夜,已成為小說家的我有幸前往羅馬主賽場,實地拍攝專輯節目。傍晚七點左右,我依約來到這里最著名的一家餐廳打算和幾位久未見面的老朋友共進晚餐。夕陽西下,天邊仍留有一片殘紅,而就在我踏進餐廳的那一刻,眼前的驚艷一幕竟令我瞬間無法呼吸:略顯神秘的深藍色絲絨窗幔一垂到底,西斜的余光在店堂內留下形態多變的抽象倒影,兩個美如米開朗琪羅雕刻作品的男同性戀人靜坐其中,優雅地享用著眼前的美酒佳肴。也就在那一刻,我真的擔心自己的貿然闖入會破壞了這美輪美奐的浪漫畫面,與此同時,我的腦海中竟毫無先兆地突然憶起了那個《納粹狂魔》之夜,僅有一次魚水之歡的女子在觀影后與我的決絕分手,并且從此以后再無任何交集。
  
                              --選自《納粹狂魔》
  
  
  當時只有18歲的我和這個名叫"Yoko"的奇瘦女子開始了正式交往。Yoko是一個在丸之內上班的公司白領,因為崇拜Amedeo Modigliani (阿梅利奧?莫迪利阿尼)和Maurice Utrillo (莫里斯?郁特里羅),所以自己平常也喜歡畫畫油畫什么的,性欲亢進得幾近病態,全然一付不把自己傷透不罷休的拼命架勢。每次我和Yoko在她位于井之頭線沿線的租住公寓里約會,從來都是足不出戶,通宵達旦地糾纏在一起,連續十來個小時地沉湎于瘋狂性事。
  大概是在這一年剛出梅的時候,由于祖父心臟病發,臥床不起,我匆忙趕回九州老家探視。待我省親后再返東京的那天,為了給Yoko一個驚喜,我故意沒有打電話提前告知,下了火車后就直奔Yoko的寓所,但意想不到的是,我卻在那兒撞上了一個名叫"Yamanaka"的哥們兒。這位Yamanaka其實是我在那所"美術學校"時結識的同班學生,年齡比我大五歲,以前曾是非常活躍的學運骨干分子。據Yamanaka講,當時在場的還有另外兩位我也很熟的朋友--Horii和Suzuki。
  在接下來的近兩周時間里,我既沒和Yoko聯系,也沒和Yamanaka他們碰頭,因此,對他們的情況自是一無所知。我的內心異常矛盾,就好像兩個自我在爭斗一樣:一方面,根據我對Yoko的了解,很難不去懷疑她會放過與三名男子群交的淫亂游戲;可在另一方面,我又熱切希望Yoko曾一再向我保證不會對除我之外的其他男性產生性欲激情的說法是真實可信的,我的女友對我是忠誠的。令我感覺最為窩火的正是自己這種想不開、放不下的窩囊態度,明明和Yoko只有性的關系而非全心身投入的兩情相悅,也沒和她談婚論嫁,所以,這口干"醋"實在吃得冤枉、"酸"得多余;更何況我自己也不老實,偷偷摸摸地和住在橫須賀的一個同鄉女孩"暗渡陳倉",說起來也真沒臉去責怪或要求對方。但道理歸道理,心里的郁悶并未因此減弱半分,每當想到被自己的女人和自己的朋友當傻子一般地"涮"了,自然是氣兒不打一處來,而這口怎么也咽不下的惡氣又變本加厲地把自己逼進了煩躁不安的牛角尖。
  在最初的一個星期里,我只顧著自艾自怨,根本無暇考慮接下來該怎么辦。尤其是連我自己都百思不得其解,干嗎要為這么一個幾乎沒有過像樣溝通的純"性"伴侶苦悶至斯?就這么昏頭昏腦地過了一個禮拜,我也煩透了這么不經事、不爭氣的自己,有問題就該想辦法解決。于是,我這才開始比較理智地梳理思緒,首先要搞清楚的就是自己最氣的到底是什么。答案很快就找到了,或者說得更準確一點的話就是:這是從一開始便再明白不過的一個答案,只是自己不愿、更是不敢承認它罷了,為此,甚至不惜自欺欺人地栽進一個近乎病態的自虐怪圈。在我內心深處早已洞若觀火,所有的怨天尤人皆是浮云,令我最來氣、最失落的其實就是無所作為的我自己。
  ......
  當Yoko從電話里聽出是我的時候,她的聲音一下子帶出了哭腔,連連追問我干嗎這么久都不和她聯系。我也實話實說地告訴她:"有好多事兒得想想清楚......。這樣吧,今晚我去你那兒,咱們見面再聊?""不,你現在、立刻、馬上就過來!"伴著一聲嘆息,Yoko掛上了話筒。
  當我一走出電車車站的時候,竟意外發現了Yoko翹首等候的身影,在我的記憶中這是前所未有過的第一次。Yoko的舉動確實有些出乎我的預料之外,但并未動搖我好不容易下定的決心,因此,從車站走到Yoko住所的一路之上,我更加梳理了一遍自己的思緒,再次明確了今天可能必須直面的兩大問題:一是萬一我們倆談崩了,我能否平靜地接受失去Yoko的結果?再一個就是,擔心在什么都沒講清楚的情況下,Yoko就不管不顧地把我拉上床求歡,我又該怎么辦呢?
  倚靠在出站口欄桿上的Yoko一看到我就開始發嗲了:"哎,我可從來沒像現在這樣苦等過別的男人啊!"因為這兩天剛出梅,所以,悶濕燥熱的天氣依舊,令佇立在一片煙霾中的奇瘦女子鼻頭和唇邊都滲出了細密的汗珠,而那張笑意盈盈的臉龐卻令我感覺丑陋無比,同時我還一再提醒自己今后也千萬不能忘記現在這一刻以Yoko為丑的心緒感受。
  "跟你說呀,我真的開始畫自畫像啦!你不是一直怪我只會嘴上功夫,卻不肯正式動手嗎?這不,你那么長時間不理人家,人家想你又沒別的辦法,所以,就開始畫起自畫像來,想著完成后拿給你看!" 從車站走來的一路之上,身穿一套寬松連衣裙、足蹬茶色皮涼鞋的Yoko都饒有興致地聊著她最得意的自畫像。
  一踏進Yoko她們家略顯昏暗但涼爽適意的玄關,Yoko就急切地把她汗津津的身體緊貼了上來。雖然這個奇瘦女子從不涂香水,平常也不覺得她的腋下等處有什么異味,但不知為何,她在玄關處的這一貼身相擁竟令我感受到一股巨大的肉欲氣息,此前所有信誓旦旦的決心、反思等全都在那一瞬間被拋到了九霄云外。現在回想起來,那是一種混合著洗浴用品氣味的淡淡幽香,同時又透著一股女性獨有的分泌物的味道;甚至還有另外一種可能性,那其實根本就不是一股真正存在的氣息,而就是一種發自本能的身體欲望,令人不由得全身冒火,血脈賁張,什么自律啊、克制啊、理智啊,此時統統都已化作浮云,我們就像兩頭發情的野獸一般瘋狂撕扯下彼此身上的衣物,Yoko的那張大床即刻成為我們翻云覆雨、顛鸞倒鳳的聲色舞臺。因為房間里沒有空調,所以,激烈交合的我們頃刻間便已汗如雨下;而那泉涌而出的豆大汗珠儼然就是我們體內欲望饑渴的最真實寫照,揮灑如雨間滴落至彼此肌膚之上的聲音竟也清晰可聞,不一會兒的功夫,我們的手腳指尖似乎都被自己的汗水浸漬得有些腫脹,身下的床單更是濕答答、亂糟糟地皺成一團。到了后來,我們早已搞不清楚自己到底瘋狂做愛了多長時間,也算不過來究竟嘗到了幾回欲仙欲死的高潮滋味,直到實在累得動不了了,才彼此相擁地睡上片刻。當我們從那短暫的睡夢中醒來的時候,Yoko蜷縮在沾滿了汗水、分泌物和精液的被褥間喃喃自語道:"太棒了!我們還活得好好的!不然的話,身體肯定會變得干巴巴的,就像木乃伊一樣,怎么會有這么的體液排出?太神奇了!能這么證明自己還活著,真是太給力啦!"
  我們就像被上了發條一般,通宵達旦地膩在床上,近乎拼命地瘋狂媾合,直到精疲力竭再也動彈不得才昏昏睡去。現在還依稀記得,當時腦海中的最后一絲理智也曾清醒地意識到應該搶在陷入沉睡之前先看過Yoko的自畫像,那種令人不安的感覺就像垂死之人始終糾結于自己的未竟憾事一般,怎么都揮之不去,可面對著眼前耗盡了我所有精氣神的Yoko,卻早被折騰得連動動嘴的力氣都沒有了,陣陣困意襲來,再也撐不住的我最終什么也沒說,就像被人拖入深海似的沉沉睡去。更要命的是,我倆不管誰先睡醒一覺的話都意味著激烈性事的再起,我每次睜開眼的時候,最先印入眼簾的必定是騎跨在我身上沉醉搖擺著的Yoko。一直折騰到天色漸曉時分,我們兩人才從床上離開了片刻,過度的交合令我們步履蹣跚,只能相互倚靠著晃進了Yoko家的廚房,從冰箱里拿出大瓶的蘋果汁牛飲了起來。那冰冷的液體似乎沒有經過喉嚨就直流進體內深處,感覺好似一把甘甜的利刃被筆直插入了腹底。
  ......
  "Yoko,你為什么在知道我成為一名作家之后會那么開心呢?"
  "嗯,......,可能是因為,這至少說明我當初那么在乎你還是挺有眼光的!"
  聊到最后,Yoko突然提到了當時正在熱映的一部影片--大衛?林奇導演的《藍絲絨》,并向我大力推薦,讓我一定要去看一看。
  我不禁有些好奇:"這部片子是說什么的?竟然讓Yoko都那么情有獨鐘!"
  "我也一下子說不清楚,反正看完之后就覺得人生苦短,不趁著年輕、體力充裕的時候多多經歷的話,生命也就太無趣啦!"
  撂下電話后我就直奔紐約市中心的電影院而去,滿懷期待地觀看了這部Yoko熱情推薦的《藍絲絨》。說實話,盡管我的觀后感與Yoko的看法多有不同,但這絲毫不影響我對整部電影的欣賞與偏愛,所以,在接下來的兩天里我竟然又連看了兩遍。也就是說,我連續三天、連看了三遍同部影片,這在我堪稱輝煌的個人觀影史上絕對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其中當然也不可否認是存在與Yoko相關的感情加分的。直到今天,我還會在赴美期間受到來自Yoko的電話問候。盡管Yoko略帶自嘲地說自己"轉眼就要50歲啦",可聽筒里傳來的聲音卻是性感依舊,不由地帶我回憶起當年我們連續做愛超過十小時的青春往事。
  "性愛"是中和彼此"傷害"的最佳良藥。
  
                            --選自《藍絲絨》

黑龙江22选5最高奖金